> 我院院长蒋远教授应邀参加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大金融思想沙龙-区域经济与金融研究所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今天是:

要闻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要闻资讯 >要闻信息

我院院长蒋远教授应邀参加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大金融思想沙龙

文章来源:经济学院 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9日 点击数: 字号:

    2020年5月25日晚,我院院长、四川省金融学会副会长蒋远胜教授应邀参加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第152期大金融思想沙龙——疫情下的经济金融形势系列第18期暨“后疫情时代的地方金融发展”线上研讨会。蒋远胜院长在会议上简单介绍了成都市农村金融改革的经验、突破以及不足之处,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索成都市及西部地区农村金融改革的发展方向。

   以下为会议纪要:

   成渝双城经济圈是下一步西部经济发展的龙头,成都市金融改革是成都市西部中心建设最重要的一张名片,也是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跟国家发改委批复的改革试验区。与此同时,在去年IMI对成都的金融指数的评价当中,成都市农村金融板块处于全国第一,所以我想简单介绍一下成都的农村金融改革特色做法。

   一、全国农村金融改革共通之处

   农村金融改革文件覆盖了农村金融各方面。目标是在2020年,建立较为完备的农村金融服务体制机制,在关键领域、重点环节取得重大突破,率先形成推动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金融支撑体系,基本实现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在此目标下,全国的金融改革有很多共通的地方。
   第一是以强化金融机构和组织、建设构建多元化、多层次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作为基础。第二是充分利用农村产权改革成果、创新农村产权抵押贷款为重点。根据我们的分析,这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是重点,包括成都、浙江丽水、重庆。第三是优化金融生态、健全信用体系作为支撑。第四是以农村普惠金融服务体系作为重要手段。第五是以拓宽涉农直接融资渠道作为补充。

   二、成都农村金融改革的特色、突破及不足

   除了全国农村金融改革的共同点外,成都在2009年就被国务院确定为农村产权改革的试验区,2015年又列为农村金改革试验区。成都农村金融改革拥有以下四个特色:

   第一个特色是成都市农村金融改革与农村产权改革融合创新的范围广、程度深。除了传统的林权抵押贷款、全国的两权抵押贷款,成都还有六个权利到八个权利,比如养殖水利经营权、小型水利设施的所有权等等都可以用抵押贷款,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农民的贷款难的问题。

   第二个特色是成都市农村产权的交易市场和直接融资。成都农交所在2009年就已经成立,通过农交所可以把农村产权流动起来以用作抵押贷款。另外,成都市还有几个有特色的交易市场,比如天府股权交易中心、天府商品交易中心等交易平台,从另一方面促进了农村市场的发展。

   第三个特色是成都非常重视新型农业主体的信用数据库建设。通过政府主导、人行牵头、市场运作,成都市对全市约8000家新型农业主体包括家庭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等都进入了信息库。

   第四个特色是成都市建设了“农贷通”互联网的金融平台,这个平台集成了线上线下的金融服务。这也是全国首家由财政出资开发的,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技术,可以整合分割的农业信贷市场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经过三年到四年的改革,成都农村金融改革当前已经取得了一些突破,分为四个方面:一是农村产权抵押贷款,其特点是量大、面深、面广;二是互联网生态平台建设;三是农村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建设;四是信息农业主体的信息服务平台建设。比如互联网金融平台建设通过平台贷款累计达到了220亿,有1万5千笔的贷款是通过平台发放的,有效解决了贷款贵的问题,平均一年期贷款利率比其他相似地区少0.5到1个百分点。涉农的贷款增长速度也非常快,远远高于其他的贷款。

   成都在前期的改革中也存在着三点不足:第一是改革的成本分担机制没有建立,导致有些县、有些金融机构积极性不足。第二是改革存在财政金融不协同和银证保不协同的问题。第三是金融科技的利用不够深入,因为农村金融机构规模小,难以承担金融科技投入的成本,所以除了邮储、农行、成都农商行这样的大型机构,其他机构的金融科技还停留在2.0版本,少数甚至停留在1.0版本。

   三、深化成都市及西部地区农村金融改革的探索方向

   通过对前面情况的介绍,我们认为下一步深化成都市以及西部地区的农村金融改革应该从下面五个方面进行继续探索:

   第一个方面是还需要继续深化农村金融机构和组织的改革。对成都而言,我们现在有三个重点工作:一是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社的改革还没有取得突破,所以我们最近也将其提上重要的议事日程。二是针对银行的建设,由于四川的县有很多,而县域金融服务实际上覆盖不足,非常需要村镇银行。三是农业政策性担保体系的建立急需完善。

   第二个方面是构建全国领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因为成都农交所的成立以及农村产权改革,现在产权颁证的比例达到了99%,另外对一些其他的农村产权也进行了颁证,这些颁证都可以用于抵押贷款,所以首先需要进一步创新产品、加强产品的推广。二是要完善农村产权交易体系,特别是对抵押资产的处置,我们过去成立了农村产权收储公司,但是规模比较小,资本金只有5-6亿。另外,后期交易还不够发达,还可以积极探索成立土地抵押银行,以农村产权交易所为基础是土地抵押银行发展的路径之一。三是构建乡村振兴发展基金,虽然成都市已经建立了一个基金,但是规模仍然比较小。

   第三个方面是以农贷通为平台完善统一的农村信贷市场和金融服务体系。过去以农贷通为平台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解决了贷款难和贷款贵的问题,让很多以前不是在农村领域有优势的银行如中国银行,现在在某些市县的涉农贷款业务已经排在前三位。但充分利用农贷通服务平台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化,特别是现在线上线下的结合还不深入,线上处理的能力还有待提升,技术方面还需要加强。

   第四个方面是推进应对市场风险和价格风险的管理创新。这主要是从保险和期货两方面入手,农业面临着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在过于对于自然风险的应对方法比较多,但是对市场风险应对方法比较少,现在我们进行了很多创新,比如天气指数保险、价格指数保险、巨灾险、以及最近在试点的收入保险等。最近银保监会和证监会推出了生猪期货,由于四川也是生猪大省,所以也在探索生猪价格保险加生猪期货等等的创新方法。

   第五个方面是成都市要加强和重庆市协同的金融改革创新,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成都跟重庆有很多共通的地方,比如重庆的地票和成都的农村产权交易。我们能不能把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天府股权交易所、天府商品交易所覆盖到成渝两地?我们构建更大的产权或金融交易市场,将其从成都市扩大到四川省扩大到成渝两地,甚至扩大到西南地区。这对我们完善金融市场非常有帮助。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 IMI财经观察 微信公众号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MwMjUyNA==&mid=2652249876&idx=2&sn=cdd50d45acbfc3d20acb87b0cca035eb&chksm=bda457478ad3de514847bc5ea755326fd4a182b4b06c1a0bbd3a94041d5e1b40310cb98b3173&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93341303652&sharer_shareid=4d690494579fd56f7347456ef2e591de#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