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今天是:

要闻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要闻资讯>要闻信息

“温江林业花卉苗木‘走出去’发展战略研究”课题成果助推温江花木搭乘中欧班列“走出去”

文章来源:四川农村日报 作者:郭华,张华泉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9日 点击数:785次 字号:

                                  

                        ◆2016年12月20日,成都(温江)花木搭乘中欧班列出口欧洲首发仪式在成都国际铁路港举行。

                                

                                     ▲运达荷兰的人参榕。

                               

                                     ▲荷兰客户正在验货。

 

   1月10日,一列从成都国际铁路港出发呼啸西去的中欧班列,历经20天旅程后,抵达了荷兰。温江花木企业、四川禾晟德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高显洪忐忑不安的心方才平静下来,毕竟,这趟列车上载着高显洪一柜出口荷兰的人参榕。他高兴地说:“第一个柜顺利清关收货了,植物状态良好!”
   温江、成都、四川花木界为此都欢欣鼓舞。因为,高显洪的这单生意是国内花木通过中欧班列走出的第一单,比传统的海运节约了20天左右。自此,将有越来越多以温江花木为代表的国内花木搭乘中欧班列快车,纵贯“一带一路”这样一条现代丝绸之路经济带走出去创汇增收。在花木行业持续“寒冬”后,业界热切期待温江花木的“走出去”能“去库存、调结构、促转型”。其中也不乏冷静的思考:“走出去”的挑战有多大?“走出去”能走多远?一个个对策、一条条建议,碰撞出启迪心智的火花。
首发启动>>>
温江花木 奔向欧洲
   中欧班列是指中国开往欧洲的快速货物班列。近年来,重庆、成都、郑州、苏州、武汉、义乌等多个城市均开通有中欧班列。位于成都市青白江区的成都国际铁路港,于2013年4月开通运行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之后,成都市趁势排兵布阵,实施“蓉欧+”互联互通战略、加快打造贯通欧亚通江达海的 “一带一路”大走廊。
   “温江花木通过中欧班列出口,我们有两个考虑。”成都市温江区花卉园林局局长胡迎春说:“一是贯彻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融合发展以及成都市实施的 ‘蓉欧+’战略;二是去库存。温江花木现在的库存量很大,特别需要内销与外销结合、‘两条腿’走路,中欧班列为温江花木出口创造了条件。”
   于是,有着丰富花木出口经验的高显洪被招商引资回到了娘家温江。“我在福建漳州有自己的园林基地,花木出口做了多年,一直通过厦门港出口。”高显洪说,“去年9月,温江派人到漳州接洽,10月我就被招商到温江注册成立了公司,以让温江花木尽快搭乘中欧班列走出去。”
   载入温江花木史册的时刻很快来临。2016年12月20日,温江花木搭乘中欧班列 (蓉欧快铁)出口欧洲首发仪式在成都国际铁路港举行;第二天,高显洪一柜货值约43000美元的19140株人参榕奔向前往荷兰的旅途;10天后,高显洪从温江、大邑、崇州、都江堰、绵竹等地组织的一柜价值55000欧元的银柳切枝,再次搭乘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奔向欧洲。
零的突破 型的转变
   业界广泛认为,“这是全国花卉苗木通过中欧班列出口欧洲的首次,实现了温江花卉苗木通过铁路运输走‘一带一路’出口国外零的突破,迈出了陆路‘走出去’的第一步”。
   “我10多年前在欧洲考察,就发现欧洲市场有国内提供的铁梗海棠盆景。回国后,我下决心攻克了无土栽培技术,搞了七八万株铁梗海棠出来,结果阴差阳错没有出到口。”川派盆景大师、温江三邑园艺掌门人胡世勋说,“中欧班列打开了花木出口的快捷通道,实现了我多年的愿望。”
   四川省花卉协会副会长张羱霖认为,温江花木出口有利于四川花木业的健康发展。他说:“将促使花木产品尽快向标准化方向迈进。当前,有少部分花木品种的地方种植标准已经制订,但是推广实施有一定难度,而通过出口市场导向,种植标准化将会加快;成都地区种植的传统乡土树种桂花、银杏、紫薇等库存严重,可借助中欧班列走出去;将带动起苗、包装、物流等相关配套产业规范发展;将会推动中国与国外花木产业的融合发展。”
   四川农业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吴平说:“由于出口欧洲要求花木生产的标准化程度较高,客观上需要温江花木企业、家庭户和经营者按照国际标准组织花木生产,可以促进种植户、专业合作社等提高花木生产水平和管理水平;同时,也有利于以欧洲市场需求为导向,及时调整温江花木产品结构及促进其优化升级。”
提档加速>>>
家庭园艺 创新发展
   温江花卉苗木现有种植面积20万亩,是全国四大花卉产业基地之一、中国西部花木“交易、信息、定价”中心。2016年全区花木销售18.8亿元,花木产业成为农村经济的主导产业、农民增收的主要渠道、农村创业就业的主攻方向。
   中欧班列正悄然改变着温江花木的生产格局。“苗木出口,像冠幅大的苗木,一个货柜能装多少?运输成本也很高!”胡世勋说,“我现在已经腾了一些地出来,逐步处理一些大苗,改种适合做盆景的苗木以及微型苗木,这些品种才好出口。”
   自花木市场持续低迷以来,温江区寿安镇天星村就在谋求由大型编艺向小型编艺的转型,而这正迎合了欧洲市场“家庭园艺”的消费理念。天星村村委委员黄乙峰说,“小型编艺技术不复杂,在花农中普及性较强,而且,它的附加值也高。我们已经与3家公司开展合作,研发微型盆景、新型和小型编艺产品,拓展植物编艺在家居、办公室等场所的需求。”
   “我们通过与欧盟代理商的接洽,发现小型植物和盆景在欧洲很有市场。下一步,协会将组织会员到世界各国参加园艺展览会,根据欧洲客户需要进行订单作业。”温江区花卉协会秘书长段涛说。
   吴平认为,温江花木应着力于出口产业创新。应根据出口目的地的特殊文化、客户类群特点、季节和节日对花木产品进行细致划分,然后再进行产品创新。
   业界的想法,恰好与温江区的花木出口战略不谋而合。胡迎春表示,“我们将由过去偏重于工程苗木转向工程苗木和家庭消费产品并重。出口欧洲的产品主攻4大类型:一是川派微型盆景;二是小编艺,通过产品设计和培育,发展适合盆栽的小编艺;三是国兰;四是温江非常有特色的大红紫薇。同时,尽可能出口附加值高的品种,降低高昂的运输成本。”
巩固阵地 苦练内功
   目前,温江区正鼓励具有出口实力的龙头企业开展外贸业务,已成功注册2家花木进出口贸易公司,并加快推动3家本土花木园林企业开展对外贸易业务,一个花木出口基地也在规划之中。2017年,温江花木出口额力争达到50万欧元。
   尽管如此,由于出口花木所受制约较大,也引发一些业界人士的冷静思考。“出口欧州诚然是个好事,但对于四川苗木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远水难解近渴!出口对整个花木行业影响不大,或许只是政府的一个示范。”温江区红花紫薇花木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郭朝建认为,“温江花木的重点应该是去产能,提高自身品质,走精品化道路,在中国找市场才是重中之中。”
   温江区方信花卉苗木专业合作社总经理路通认为,“温江花木真正的长远发展应该体现在强化内在,提高价值上面。因为,在我们将花木出口至欧洲的同时,欧洲的竞争者也会闯入国内。如何做?提升品质,提高价值,巩固好‘阵地’才是重点。”
   路通举例说,多肉植物自韩国涌入国内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在短短5年内俘获了绝大多数国人的倾爱。韩国靠的不仅仅是可以将植物运送至国内这么简单,他们在改良品种、塑形造型、防止病害、优良育种等方面的投入相当巨大。
   “目前,与欧洲市场的对接,沿途的检验检疫,纠纷的解决,甚至汇率的变动等方面都需要大量专业性人才做支撑,真正实现大量出口并非易事。”路通建议,“合作社依旧应将重心放在国内市场,尤其是对社员现金流维持、调节种植种类、依靠定价提升利润等方面。只有种植户得到切实利益,才有资本去谈论如何创新发展。”
   路通希望,在温江花木拥有了自身强硬品质和独特风格后,再真正坐上中欧班列,杀向那片广袤的市场,让中欧班列真正成为致富班列,而非一次简单的尝鲜行为。
稳步前行>>>
系统工程 多点突破
   的确,花木出口是一个系统工程,绝非根据市场调整品种结构那么简单。去年9月,温江区花卉园林局就未雨绸缪,委托四川农业大学经济学院牵头组织相关专家进行了“温江林业花卉苗木‘走出去’发展战略研究”,积极寻求应对措施。
   据课题组成员吴平介绍,出口要求扩建花木生产基地,建立健全交易市场体系,而当前温江以和盛镇、寿安镇、万春镇等地为花木走廊建设区域,依托有利的地理位置和产业潜力,可以做大做强具有区域引领作用的龙头企业,重点打造一批集生产销售、设计施工、科技研发、花卉流转、花艺创作、园林施工与培训、生态观光为一体的花卉苗木产业集群,不断丰富花木产业链内容与挖掘花木产业的市场潜力。与此同时,对花木出口企业市场主体的培育力度要进一步加大。政府鼓励和支持一批初步具有出口实力的龙头企业开展外贸业务,协调做好申请注册场(颁发出境种苗花卉生产经营企业检疫注册登记证书)资格和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种植、隔离、加工等出口苗木质量安全管理体系工作,要帮助企业打破国外严格的检验检疫技术壁垒。
   “以规划为引领,确立温江花木产业外贸‘走出去’发展战略。譬如,发展外向型经济,制定温江花木产业外贸发展规划;政府重视,积极争取财税优惠与财政补贴,便利运输检疫通关。”吴平建议,“要以市场为导向,建立花木出口示范基地与出口外贸平台,加快温江花木‘走出去’国际化步伐;建设温江花木外贸平台,形成温江花木出口交易市场。”
   吴平还认为,培养深谙国际贸易规则的花木外贸人才、加强对外交流合作、打造温江花木跨境电商平台,也是温江花木“走出去”的关键。